嘉定都市網

查看:201393 回覆:2 發表於 2014-3-28 12:46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慵懶
    2018-1-30 10:51
  • 簽到天數: 1266 天

    [LV.10]以壇為家III

    qrcode
    跳轉到指定樓層
    樓主
    發表於 2014-3-28 12:46:05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閲讀模式

    歷史上的嘉定故事——光緒年間嘉定縣代理知縣劉履芬自殺 [複製鏈接]

    馬上註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鬆玩轉社區。

   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號?註冊

    x
           公元1879年11月1日上午,僕役久久不見嘉定縣代理知縣劉履芬來到縣衙公幹,心中不免着急,便急急來到知縣大人的寓所,“知縣大人,知縣大人!”僕役喊了幾聲,沒有迴應;見知縣卧室的門緊閉,轉而敲門,但“叩扃無聲”;於是不得不“翹而入”,一進屋內,僕役和府內諸人大驚,只見嘉定縣代理知縣劉履芬“僵於地,喉骨斷裂,血污被膺,右手有短剪,握固未脱。”案桌上的燭光尚未熄滅,一封《洗冤錄》端展於案上。頓時,劉宅內哭天喊地,劉履芬72歲的老母親、側室平氏、13歲的兒子劉毓盤更是跪倒在地,嚎啕大哭,哭聲一浪高過一浪……
            53歲的劉履芬是在10月30日夜用剪刀剪斷咽喉自殺的。
            “知縣自殺了!”消息迅速傳開,全城百姓震驚!
           上任僅104天的代理知縣劉履芬為什麼要自殺?他究竟有什麼冤情?在光緒《嘉定縣誌》的“職官志”,以劉履芬“博洽仁慈,卒官”一筆帶過,撲朔迷離,而真相究竟如何呢?

    自己無冤卻自殺了

           個子不高,長衫白卦的劉履芬,長得一副老實像。他的自殺,其實並沒有自己的任何冤情,他只是天真地希望以尸諫這種極端的方式來表明自己的觀點。
           光緒五年(1879),江南鄉試舉行,任嘉定知縣僅一年的江西宜黃人程其珏被調去擔任同考(鄉試、會試中協同主考或總裁閲卷之官),知縣位置空缺,7月14日,劉履芬來到嘉定擔任代理知縣。
           劉履芬是個辦事小心謹慎的讀書人。他上任後,轄區內不論案件大小,必定立即親自勘審,不會稍許延誤。但此時,吏治腐敗,上下關係盤根錯節、錯綜複雜,劉履芬初來乍到,不知深淺,公幹事務經常受到掣肘。面對官紳互相勾結、魚肉人民的惡行,劉履芬十分憂憤。
           程其珏任嘉定知縣時的這一年,發生了一起威逼寡婦改嫁致人死亡的案件。由於來到嘉定還不久,程其珏對這裏的語言、官場、環境都還不甚瞭解,對於這起案子罪犯首從的認定,一時作不出決斷。也不知道是何原因,獄官沒等知縣批准,就把案件越級上報了。兩江總督沈葆楨看到案子後大怒,認為程知縣怠於行政,等於姑息犯罪,便記了程知縣三大過。史載,程其珏“居官19年而囊橐蕭然。”而在這件案子中,他似乎並無過錯。
           那麼,沈葆楨大人為何會對這樣一起普通的民事案件如此重視呢?翻開歷史我們知道,從1851年太平天國運動開始,直到1868年捻軍失敗,大清帝國的江南地區,一直處於劇烈動盪之中,光緒五年,山西、河北、河南大旱,饑民達數十萬人,北方人心慌慌,不少人紛紛南逃。清廷急命沈葆楨和江蘇巡撫吳元炳截留漕糧一萬石,酌情用於賑災。這些情勢的疊加,迫使一大批滿漢官員不得不神經高度緊張,面對可能誘發社會動盪的各種因素,能“高壓”就“高壓”,能撲滅就趕緊撲滅。地方官吏不及時處理案件,問責受到處罰,也就在情理之中。
           沈葆楨堅持從重正法,並派幹辦一人來到嘉定監督執行。幹辦亦稱“幹辦公事”,由長官委派處置各種事務。幹辦來到嘉定,狐假虎威、捕風捉影,把與此案稍有關係的人統統抓了起來,並且要把他們全部殺掉。《清稗類鈔》獄訟類對這件事的記載是,劉履芬據理力爭,“不懌(不服)此幹”,“(幹)笑侮之”,這裏交待得非常清楚,幹辦向劉履芬露出狡黠的笑容,並威脅他,不聽我的,你走着瞧!
           幹辦還在民間找尋了一些線索證據,反映到上級。
           逼死了人命,首犯固然該殺,但代理知縣劉履芬卻不知官場水深,他飽讀詩書和儒家經典,不贊成無端濫殺,更不忍心株連無辜百姓。於是,他親自解送“人犯”前往蘇州,向總督沈葆楨及新任臬台陳述案情,請求再給時間弄清楚案情,分清主從罪犯,避免濫殺無辜。沈葆楨臉色很難看,不予理睬。劉履芬長期從事編校出版工作,對官場刑名根本沒有社會經驗。他本性仁慈,一心愛民,在上司面前受到訓斥,只得怏怏而歸,返回嘉定後,後悔此事沒有考慮周全,傷痛之餘,惶恐不已,竟憂鬱成病。而此時,縣城沸沸揚揚、人心惶惶、不斷有上訪誣告殺人的案子,需要前去檢驗,劉履芬的精神受到很大的刺激,常仰天長嘆:“我德薄,殃及於百姓。做百姓的父母官,知道百姓有冤枉而不能相救,不如死啊!”
           果然,10月30日夜,劉履芬回到卧室,寫好了《洗冤錄》,趁奴僕熟睡之機,用剪刀剪斷咽喉……

      户部主事是買來的

           劉履芬(1827—1879)字彥清,一字泖生,浙江衢州市江山城內雅儒坊人。幼年隨父遷居蘇州。劉履芬的曾祖父劉肇起,是太學生;祖父劉光表,是邑庠生;父親劉佳,是嘉慶十三年(1808)的恩科舉人,曾擔任過直隸州知州、奉賢、溧水知縣。劉佳博學多才,江南鄉試時,常常擔任同考官,劉佳育有2子,履芬居長,次子觀藻。
           在這樣的詩書之家耳濡目染,劉履芬年少時就勤於讀書,酷愛詩詞,隨父客居蘇州後,更是與蘇州的儒家子弟交遊、切磋文藝,跟從蘇州名儒王韞齋先生讀書。
           但是,劉履芬的科舉道路卻很坎坷。道光二十六年(1846),20歲的他入國子監為太學士,後以太學士的身份先後2次參加浙江鄉試,都名落孫山。咸豐九年(1859)在北京參加京兆試,也未能取得功名。咸豐七年(1857)春,劉履芬留下胞弟在蘇州侍奉母親,自己來到北京。
    連續多年的內憂外患,清政府國庫空虛,為彌補財政困難,盛行的做法是,接收一些落榜生向朝廷捐納錢物,授之以爵位官職。按當時的慣例,劉履芬也花錢捐了個户部主事的差事。
           主事一職聽起來是“主”,實際卻是中央政府各部司官階中最低的一級,主事之後,方可遞升為員外郎或郎中。户部雖管財政,但主事一職事務不多,空閒的時候,劉履芬每天閉門讀書。這時,正是太平天國農民運動時期。1860至1861年間,李秀成與陳玉成聯合行動,攻破清軍江南大營,連克常州、丹陽、蘇州、無錫,清軍將領張國樑落水而死,欽差大臣和春自殺。此後,李、陳救安慶,進軍武漢,席捲浙江,兵臨上海。原來住在蘇州的劉履芬一家逃到孤城上海。
          劉履芬得知自己家的情況已是一年後。他十分擔憂家人的安危,“業已求魚緣木,綸餌誤施。歸鳥投林,巢室已毀。行路遲遲,心之傷矣。”(《與宋泳春書》)他急忙請假南歸。咸豐十一年(1861)十月,劉履芬經天津大沽坐船到上海。10月17日,在吳淞舟中所作的《航海與都門友人書》記錄了他在海上的遭遇:“五日以後,天容忽變。狂飆地發,疊浪浮雲。天水蕩譎,晨夜沉晦。前後激搏,或過船頭……而又中途駛越,兒至閩嶠。舵師驚訝,折返吳淞。奇險之情,匪手可狀。”他在海上遇到風暴,船被吹到閩浙交界的海面,然後再返棹北上,經歷了難以名狀的艱險,才到達上海。在上海黃浦港,劉履芬終於與家人團圓,而他的弟弟觀藻已於咸豐十年(1860)避難峽石(海寧)時病逝。劉履芬一家暫時住在上海,他寫過一首《旅窗懷舊詩》:
    解組歸來裘已高,
    經書猶自課兒曹。
    成名兩宇蹉跎甚,
    愧説如今是鳳毛。
           這時的上海,局勢依然緊張,太平軍隨時都有可能攻入。浙江江山老家已被太平軍佔領,劉履芬不得不帶家眷離開上海,進入局勢較為緩和的皖北,後來又在袁浦(杭州市區西南,東鄰蕭山,南鄰富陽)安家。

    依靠父親關係“裙帶”

          顛沛流離的日子中,劉履芬的女兒劉玲夭亡,繼室戴杏枝病故。不久,漕河總督吳勤惠督師袁浦鎮壓另一支農民起義軍--捻軍。吳勤惠是劉履芬之父劉佳於道光十五年(1855)任同考官時中舉的,算是劉佳的門生弟子,有了這層關係,吳勤惠把劉履芬聘進他的幕府。在幕府,劉履芬參與謀劃,籌集糧餉,幹得賣力。捻軍平定後,他積有“軍功”,被封為直隸同知,等待補缺,他的祖父、父親也因此得授朝議大丈的恩榮。於是,他又重新把家安到了蘇州。同治七年(1868)起,劉履芬擔任江蘇官書局提調。
          清末,全國比較著名的書局有金陵、江蘇、浙江、廣雅書局。江蘇官書局設在蘇州,光緒年間達到鼎盛,其刻書時間之長、出版圖書品種之多,堪稱全國各大官辦書局之冠。
          提調也是一個閒職,分校、總校,各有專責,提調不過協調協調、袖手端坐的一個擺設而已。但劉履芬卻不樂空閒,常親自參與書稿校對等具體事項,因為,書,是他的最愛。史載,在蘇州,他結交的藏書家有莫友芝、俞樾、唐翰題、高心夔、雷浚、王頌蔚等,他們互通有無,相互借抄,充實了藏書。凡是四庫圖籍、名山金石,他一定要洞究其源流。他精通古籍的版本,傳説,只要書商送來一書,他能立即指出這是某年某家的刻本。他還善於校勘評註,“旁行斜上,朱墨爛然。”他尤其嗜好抄書,特別是抄訂古書祕本,而且一定用正楷字抄寫。一次,友人傅懷祖來看他,房間裏寂然無聲,拉開門簾,只見他彎着腰背在看書,鼻子幾乎碰到書本,客人進來了都不知道。客人用手拍他的背,他才猛然驚起。

    書生不知官場險惡
           説到底,劉履芬不過是一介書生。葉昌熾評價他“未聞脈望餐煙火,豈有爰居饗鼓鍾。君本清才難作吏,可憐橫死到黃龔。”
    他雖然天資慧聰,卻不懂官場之險惡、之傾軋、之荒唐。在仕途上,除了靠父親的關係裙帶,他顯得十分“無能”和失敗。後來,他當上了官,因為不善於“經營”,生活清貧。他自己也明白,自己不是個當官的料,在詩中,曾表達歸家的想法。
    吾無應物才,涉世誠大難。
    靜默欲養心,觸事多憂患。
    讀書不致用,焉貴搶叢殘。
    愧此編氓徒,力食供晨餐。
    貧賤未為辱,親密未知歡。
           劉履芬嗜書如命,他愛抄書、藏書、刻書,若遇善本,必傾囊購得,若不能得者,必手自抄錄。他的藏書處曰“莎廳”,所收藏書必印有“江山劉履芬彥清氏考藏”,或“江山劉履芬彥清手收得”、“江山劉履芬校定書籍”、“履芬眼福”、“江山劉履芬觀”、“彥清繕本”、“劉履芬字彥清印”、“泖生手校”、“在官寫書”、“江山文字”、“彥清珍祕”、“彥清副置”等。有人形容他屋子的狀況是“充篋溢架,耳目所際,身所周旋皆書。”
           劉履芬是書生,也是學者,他留下了不少作品。如,他批註過《三國》,著有《古紅梅閣集》、《鷗夢詞》。他熟悉各種詞牌,他寫的詞多用典故,並很講究格律、講求音韻美。其中《鷗夢詞》七十四首被選入《清名家詞》。
           劉履芬死了,嘉定知縣再度空缺,當月,受過處分的原知縣程其珏閃電般回任嘉定知縣,直至光緒八年(1882)七月,歷時4年。
           劉履芬死後不久,兩江總督沈葆楨入朝進見帝王,吳元炳代理兩江總督。吳元炳聽説過劉履芬為雪民冤而自殺的事蹟,從厚殮恤。
           劉履芬之子劉毓盤(1869--1928),字子庚,當年僅13歲。後來,先後與朱自清、俞平伯、陳望道等在浙江第一師範任教。辛亥革命後,又在北京大學、北京師範大學、中國大學等教授詞學。1930年其學生查猛濟、曹聚仁根據他講學手稿合校付梓成《詞史》。該書與魯迅的《中國小説史略》、黃季剛的《文心雕龍札記》、劉師培的《中國古文學史》,一併成為上世紀二十年代研究中國古典文學史4部權威性著作。
           劉毓盤一生專心治學,生活儉樸,不善理財,1927年病逝於北京大學。友人為其整理書籍,發現書內夾有散亂的陳年銀票,數以萬計,用於處理後事。

    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羣QQ好友和羣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
    收藏收藏 轉播轉播 分享淘帖 支持支持 反對反對
    回覆

    使用道具 打印 舉報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擦汗
    2013-7-18 14:05
  • 簽到天數: 2 天

    [LV.1]初來乍到

    沙發
    發表於 2014-3-31 11:15:43 | 只看該作者
    幹辦來到嘉定,狐假虎威、捕風捉影

    ——很應現時的景啊!
    回覆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打印 舉報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慵懶
    2014-6-24 14:32
  • 簽到天數: 3 天

    [LV.2]偶爾看看I

    板凳
    發表於 2014-4-23 14:08:33 | 只看該作者
    吾無應物才,涉世誠大難。
    靜默欲養心,觸事多憂患。
    讀書不致用,焉貴搶叢殘。
    愧此編氓徒,力食供晨餐。
    貧賤未為辱,親密未知歡。
    回覆 支持 反對

    使用道具 打印 舉報

   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註冊

    本版積分規則

    發表新貼 返回頂部